寺库还能撑多久?

新的一年刚来,寺库就有撑不下去的迹象了。1月5日,据天眼查显示,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新增破产审查案件,申请人是柴晨旭,经办法院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但是随后寺库方面否认了此消息,并表示将保留追责权利,并马上发布声明。而在1月6日,柴晨旭撤回了对寺库的破产清算申请。经过这一变动,沉寂已久的寺库,重新受到关注。在破产消息刚传出时,业内人士和消费者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在某条微博“寺库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奢侈品电商,不是说奢侈品在国内卖得很好吗?怎么一下子就破产了”下面,某网友的回复“不是一下子。是很早就不太行了”或许说明了一切。实际上,2022年年初开始,寺库就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欠款金额从几十万到上千万不等,事情愈演愈烈后,寺库只得“贷款还钱”。可是供应商这边的问题解决了,消费者端的问题却源源不断,除了消费者买到假货的情况,还有不发货等问题。不少消费者在黑猫投诉平台表示几个月前在寺库上下单的商品,现在都还没发货,而且也无法退款。天眼查资料显示,寺库涉及多起法律诉讼,还因此被冻结了大量股份。寺库走到今天这个局面,与其模式分不开。类似寺库这样的奢侈品电商平台最大的痛点就在于货源,寺库收购奢侈品回来,整理打包后销售。但是,寺库怎么保证收回来的奢侈品是正品?不少类似的平台都是通过国内外经销商拿货,没有获得品牌方的授权,难以避免假货问题。再加上如今奢侈品品牌自己也做电商或者小程序,阿里、京东等巨头也加入其中,寺库这样的“中间商”想要生存下来就更难了。其实,寺库早就意识到国内奢侈品市场虽然大,但奢侈品电商难做,盈利空间有限。所以也很早就开始寻求转型,一边不断拓展平台的品类,另一边也尝试其他模式,寺库此前还针对下沉市场推出了社交电商“库店”,可种种尝试都没能帮助寺库从泥潭中脱身。除了自身转型不利外,这两年崛起的竞争对手,例如妃鱼、红布林等平台也是来势汹汹,进一步挤压了寺库的生存空间。寺库的财报数据显示,寺库2022年由盈转亏,营收同比下滑12%,全年亏损7186.4万元。2022年上半年,寺库总营收下滑至15.256亿元人民币,亏损扩大至3983万元,毛利润同比较少18.3%。寺库股价在上市后也一直走下坡路。截止到1月7日收盘,寺库收跌0.32%,每股仅为0.43美元,总市值为3043万美元,与最高峰相比,市值已缩水97%。在全世界都看好的中国奢侈品市场,寺库却已经无力回天,再难迎来高光时刻了。寺库坠落寺库陷入泥潭已久。2022年6月,有供应商在黑猫投诉平台爆料寺库拖欠货款超过6个月,电话邮件均不回复。还有一些供应商寻求媒体的帮助,在北京经营服饰公司的刘女士就是其中之一。据北京青年报的报道,刘女士表示,1月份(2022年),寺库就开始不按时结算。3月份寺库的欠款就增加到80多万,刘女士提出退店申请。无可奈何的刘女士还发出了律师函,虽然欠款陆续追回一些,但直到8月份还有47万元没有结算。刘女士介绍,她所在的维权群就有200多人,海报新闻的报道显示,供应商被拖欠的货款少则几十万,多则上千万。还有一些个人卖家表示,在寺库卖出商品两个月后都没有收到货款。寺库方面当时表示“正在针对现有供应商进行优化组合,将所有财务流程清理清晰后,陆续将与不合作的商家进行清算付款”。面对那些迫切想要拿回货款的供应商,寺库的解决办法是“金融结算”,简单来说就是贷款,拖欠货款由寺库以金融贷款的形式给供应商,还款也由寺库承担。可见,此时寺库的经营已经出现问题。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寺库愿意以贷款方式清算付款,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寺库相信自己将来有偿还贷款及利息的能力。然而,寺库还是过于乐观了。当一个平台口碑在走下坡路的时候,还能吸引更多用户来消费吗?没有源源不断增加的消费,也就没有增长的业绩,更别提偿还贷款了。不少消费者都表示自己从寺库上买到了假货。此前北京商报旗下账号快消八谈就曾报道过消费者小王在寺库上买了Dior眼镜,结果鉴定为假货,小王向寺库提供了鉴定结果截图,但寺库方面并不认,他们要求提供有国家认可的产品质量报告和鉴定书证实为假货才行。但是普通人很少能提供具有法律效力的鉴定书,这为消费者维权设置了较高的门槛,让普通人难以维权。其实关于寺库销售假货的声音也一直不绝于耳,在知乎、百度贴吧12315网上投诉吧、315消费保等网站都有消费者投诉寺库卖假货。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近期关于寺库的投诉量激增到8000多条,而这一数据在去年9月份的时候还只有2600多条。进入2022年12月以来,关于“平台不发货不退款”的投诉激大增。雪上加霜的是,寺库还被扒出直播数据造假。2022年6月寺库在快手做了一场专场直播,终场战报宣称成交总额1.05亿元,但网友通过第三方数据平台查询发现,当晚该主播小伊伊销售额只有867.03万,根本没有上亿。此外,由于涉及的法律诉讼太多,寺库多次传出被冻结股权的消息。天眼查资料显示,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去年11月16日新增股权冻结信息,被冻结股权1.2亿元。11月中下旬,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新增1000万元股权被冻结信息,11月份寺库累计被冻结股权数额达1.6亿元。1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寺库目前已经累计被冻结1.53亿持有的股份,涉及的企业包括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北京库银金控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奢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种种迹象表明,寺库已经濒临破产边缘,很难再迎来春天了。没讲好的奢侈品电商故事寺库成立于2008年,以二手奢侈品寄卖起家,其模式主要是收购二手奢侈品,然后经过包装后,平台提供寄卖服务,并从中收取10-15%的服务费、代理抽成和品牌扣点。后来寺库逐渐不满足于二手奢侈品寄卖,开始涉足奢侈品新品销售,寺库曾宣布其先后与菲拉格慕、Prada等1000多个高端品牌达成合作。那时候做奢侈品电商的玩家并不多,寺库很快就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2013年交易额达到10亿元,而且寺库还在北京建立了一座3000多平米的奢侈品养护工厂,并且通过ISO9001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这是当时国内唯一一家奢侈品的鉴定与养护工厂。在奢侈品电商故事的加持下,寺库迅速获得了资本的青睐,投资方不乏IDG资本、贝塔斯曼亚洲、消费品私募投资公司L Catterton Asia等知名投资机构。但是,寺库的模式存在一个很大的弊端,就是货源问题。寺库怎么保证自己卖的是真货?品牌方为了保证商品的稀缺性,同时也不希望其他电商平台威胁到自己的价格体系,并不会随便授权给网络平台,因此国内不少平台的货源都是通过代购而来或者和经销商合作。有些声称自己和品牌方合作的平台,其实也是和品牌方的经销商合作。国内外经销商的货源里面有没有掺假,谁也无法保证。此前英国《卫报》就报道过法国巴黎的一个制假售假团伙,这个团伙始于其中3个人,2个曾经是爱马仕员工,其中1个曾经是爱马仕的皮革剪裁工人,从爱马仕中带走了部分机密文件和铂金包的底样,另1人更是爱马仕意大利子公司的高层。他们从爱马仕中偷窃皮革边料、拉链等,甚至连残次品也偷出来分拆制假。而这个团伙制作的假包,主要都是供给亚洲客户。另一方面,奢侈品的鉴定也是个问题。虽然寺库有奢侈品鉴定评估团队,可目前的评估主要还是人力评估,人力评估难免会出错。至少从寺库买过奢侈品的消费者中,就有不少表示收到过假货的。最出名的莫过于“阿酱星事件”了。2022年7月,短视频博主“阿酱星”发视频吐槽自己在寺库买到了假货。他表示自己6月份在寺库买了一个Burberry挎包,收到快递时包装简陋,与以往的寺库快递盒不同,而且快递里面也没有放充气包、海绵垫等缓冲物品。虽然这个包是从寺库海外自营的米兰仓发货,但阿酱星拿到包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一眼假”,logo、五金、走线、印花、雕刻各方面都有问题。阿酱星把包包的实物照片发给寺库在线鉴定平台,结果为假;随后阿酱星再找了一家由中检认证的奢侈品鉴定平台鉴定,结果是“不符合制造商公示的技术信息”。两次鉴定结果都显示包包是假货。但寺库方面并不认可这个结果,寺库的相关负责人飞到上海,与阿酱星一起去中鉴上海分公司奢侈品鉴定中心再次鉴定,结果显示样品为真。可以看到,阿酱星在寺库上购买的包包鉴定了三次,两次结果为假,其中一次还是由寺库自有的鉴定中心出具的结果。虽然最后中鉴上海分公司奢侈品鉴定中心鉴定为真,这是在打脸寺库自有的在线鉴定平台。信任危机一直是寺库难以完全解决的问题,这也影响着寺库的口碑和销量,从而无法再在奢侈品市场上占据更多市场份额。近几年,我国奢侈品的市场潜力巨大,入局的玩家也越来越多。根据贝恩的报告《2022年中国奢侈品市场:势不可挡》,中国内地在全球市场的占比从2019年的11%上升到2022年的20%,他们预计这一数据还会继续增长。艾瑞咨询发布的《2022年中国闲置高端消费品零售行业研究报告》也显示,2022年中国闲置高端消费品零售行业市场规模已经达到510.1亿元,2025年这一数字可能会达到2080亿元的高度。市场吸引力巨大,引来无数“英雄”同台竞技,如今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头部玩家还有红布林、妃鱼、胖虎等,这些平台很多已经获得了多轮融资。巨头也下场加入奢侈品混战,阿里发布了天猫奢品,京东打造了奢品矩阵。而奢侈品品牌的销售触角也非常深,除了线下门店外,奢侈品品牌自有的线上商城、小程序、直播等渠道都可以销售正品。相比之下,奢侈品牌自有的官方店更受消费者信赖。竞争压力这么大,再加上口碑每况愈下,寺库终究没能讲好奢侈品电商的故事。无力的“自救”国内奢侈品市场潜力大,但同时奢侈品电商盈利空间有限,发展容易陷入瓶颈,寺库也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因此从2013年左右开始,寺库就积极往多元化方向布局,拓展珠宝首饰、美妆护肤、服装等品类,豪车私人飞机游艇等高价值商品。寺库CEO李日学曾说过,寺库并不只是奢侈品电商,而是定位于高端消费的服务平台。2015年开始,寺库上线豪车板块,先后与玛莎拉蒂、兰博基尼等豪车品牌合作全球首发,10台玛莎拉蒂新品SUV 1小时售罄。上市后,寺库以高端消费和新零售场景为中心进行战略布局。2017年11月,寺库宣布启动 “5+2+1”战略,即推动青岛、长沙、杭州、厦门、天津五大城市的线下体验中心、两大高端定制酒店和一批品牌旗舰店的落地。2018年,寺库还瞄准了下沉市场,推出社交电商“库店”,商品主要是食品生鲜、百货家居、美妆护肤等品类,产品销售方式主要是通过招募店主以及社交裂变的方式。据寺库介绍,上线6个月后,库店拥有了10万店主,平台GMV突破了1亿元。虽然库店取得了一些成绩,可毕竟社交电商的玩家已经很多,库店既没有先发优势、也没有流量优势,2019年6月传出裁员消息之后就“消失”了。2018年十周年,寺库迎来了从奢侈品电商向精品生活的蜕变,还启用全新slogan“给你全世界的美好”,逐渐补充了寺库商业、寺库金融、寺库智能、寺库社群等板块。虽然寺库在5年里不断拓展品类,SKU数量达到30万件,但寺库在转型上做的努力却收效甚微。分析寺库的财报可见,寺库的收入结构中,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2年第三季度商品销售占比分别是96.8%、95.5%、96.7%、95.9%,这四个季度寺库其他业务板块贡献的收入都低于5%,也就是说寺库的收入来源主要还是来自奢侈品销售,由此可见寺库开展的新业务进展不顺。为了能够活下去,寺库也在赶风口。2022年,寺库开始联合短视频平台试水直播带货。2022年6月6日晚,寺库与快手、浙江卫视著名主持人华少开展直播合作,华少1秒钟售空了寺库的GUCCI虎头腰包,10分钟总成交额超1000万。次日,寺库还与快手开启了“寺库24小时奢侈品专场”直播。618期间,寺库还尝试了“直播+大促”的新玩法,打造奢侈品直播国内、国际两大阵地。2022年,寺库也加大了对直播带货领域的投入。2022年1月,寺库与美盛文化子公司北京盛媒科技合资设立子公司进行直播带货,寺库提供带货产品。2022年3月,寺库与快手方面合作的奢侈品直播基地启动运营,该基地拥有7000平方米走播站台,可供300位大人同时直播。然而,在直播带货上的努力,并没有让寺库的财务状况改观。2022年寺库由盈转亏。根据2022年财报,寺库集团2022年营业收入60.20亿元,毛利润8.81亿元,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7186.4万元,而2019年同期盈利则为1.54亿元。而这份糟糕的财报一度让寺库“拿不出手”,因为延迟发布财报,寺库还被纳斯达克警告。进入2022年,寺库的情况也没改善多少。未经审计的2022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寺库营收15.256亿元,去年同期营收23.115亿元,同比下降约34%,GMV同比下滑17.7%至50.278亿元人民币;亏损从去年的3660万元扩大至3983万元;毛利润为3.025亿元,同比减少18.3%。。股价的情况比财报更“不堪”。截至2022年1月5日,寺库收盘价仅为0.433美元。其实2022年11月4日之后,寺库的收盘价就一直处于1美元以下,根据“纳斯达克1美元警告”规则,寺库如果不申请破产也快要被退市了。“全面的溃败”让创始人李日学也招架不住,2022年1月初,李日学就曾表达过希望寺库被收购,完成私有化,但直到今天都没有人愿意接手这块“烫手山芋”。没有人“接盘”,李日学只好自己硬着头皮继续寻找寺库的出路。在2022年7月的寺库十三周年庆上,李日学宣布启动新战略,要在全国范围内通过直营加盟、联合合伙人等形式开设超过300家新零售门店“城市第三空间”,为会员提供二手寄卖、养护、鉴定、私人订制等专业服务。而这一最新动作成效如何,还有待观察。从电商平台、社交电商到直播带货,这几年大热的互联网玩法寺库都尝试过,可惜都没能帮助其实现“自救”,重拾消费者和资本市场对它的信心。新的一年,寺库还能撑多久?

Comments are closed